首页 开元棋牌介绍 365bet游戏_365bet提不了款_365bet怎么验证身份娱乐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第2415章 真相竟是如此

  “准。”

  皇上自是觉得无所谓,也听出来了,苏璃是想撇开一些利害关系。

  皇上微眯双眸,朝贵妃娘娘望了过去,贵妃娘娘闭上双眸,不敢对上皇上的视线。

  皇上冷笑不语。

  以前觉得她温柔天真,现在嘛,倒觉得她心机颇好。

  院判来了以后,苏璃一共写了两张方子,一张治,一张补,治的是药方,补的是食疗方,总共是三副药。

  院判和董太医十分满意,深觉自己的医术不如人,倒是对苏璃越发的佩服起来。

  苏璃与他们又细细的讲了关于这种病的治疗方案与注意事顶。

  待到这些事情全都做完之后,苏璃又查看了贵妃休息的内殿,倒也没有相冲相克之物,这才放下了心。

  却没发现,贵妃娘娘看着她左看右看,背脊上惊出一身冷汗。

  她内殿里是有能让她病更严重的东西,但是临了时,方才想起来,把那东西给拿走藏起来了。

  如果不是突然间想起,让苏璃看到,再告诉皇上,岂不是……

  “璃儿,皇后那边,可去过了?”

  皇上倒也耐着性子,一直等着苏璃弄完,然后与她一起出了清荷宫,苏璃垂眸轻语。

  “去请过安。”

  皇上挑眉,伸手轻抚着自己腰间镶嵌着一颗蓝色大宝石的金丝腰带,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这话简单,但内里的意思表达得极好,那便是皇后不让她看了。

  “也罢,你父亲进了宫,要朕施恩,放苏玥回府,国师倒也没有反对,你说,该不该放。”

  “该放的,皇上。”

  苏璃很认真的点头,眉眼里看不出一丝喜恶。

  “成亲在即,玥儿身上有伤,的确是该回府好生休养,不能耽误了亲事。”

  “你觉得,出了这些事情,你们的亲事还能成?”

  苏璃微有些惊讶,她倒是没有料到,皇上竟然这般的直白,而且还朝她笑。

  皇后打伤苏玥,是想阻止婚事。

  宸贵妃病重,也是想阻止婚事。

  一后一妃,尊贵无比,若真想做出点什么事情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皇上似乎很想看看苏璃有什么反应,准备了这么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东风明显是不刮了。

  繁花在清风中摇曳舞姿,宫道上全都是花朵儿的香味,开春时节,绿意盎然,所有的植物都生机勃勃。

  皇宫里呈现出一派新的景象,让人越发的身心舒畅。

  苏璃长睫轻颤,一双明目染着流光,看向远处的美景,叹了一口气。

  “那便改期吧。”

  皇上微怔,他看着苏璃美丽无双的容貌,从一开始,她便镇定自若,并未有半点不急。

  若是换做别家的小姐,只怕早就已哭着去寻父母的帮助了,可她倒好,什么都是自己一手操办,还被苏府逼得差点死了又死。

  皇上抬手,轻拍了拍苏璃的头。

  眼底有一丝暗芒闪过,皇上想起了曾经想要纳她为妃的时光,那一段,他是真的很喜欢苏璃的。

  就是到现在,他也喜欢着苏璃,只是忍得住而已。

  仙妃也罢、皇后也罢,都年老色衰,早已不在他的眼里、心里。

  倒是苏璃这种粉嫩美艳,又聪慧伶俐的,很入他的心。

  苏璃当真是极厉害的,又能护着国运,按理,皇后之位,理应给她。

  看着眼前美丽的少女,将会变成自己的皇媳,皇上突然间觉得,皇后和宸贵妃做得好。

  “你同意改期?”

  皇上嗓音里的隐暗愉悦让苏璃微抬眸,对上皇上的视线,皇上挑眉咳嗽了一声。

  一旁的崔公公惊讶的看着皇上这像是突然间年轻了二十岁的模样,长指握紧了拂尘。

  “恩。”

  苏璃点头,除了改期,也没有别的办法,苏璃施礼。

  “臣女这就去钦天监,看看日子,皇上,臣女告退。”

  皇上点头,挥手示意她退下,苏璃转身朝花园深处走去。

  皇上静静的站在原处,眼神幽幽的看着苏璃翩蝶般的背影,微微眯眸。

  苏璃寻了这个借口,到了钦天监,正好国师与望月哥哥都在。

  见到她过来,国师挥退了其他人,上前将苏璃抱了起来,坐在自己的身上。

  “让你受委屈了。”

  苏璃被宸贵妃罚站,他自是第一个知道,人都到了门口,木香将他拦下。

  说她有自己的安排,国师这才愤然离去。

  如今,

  院判和董太医守在清荷宫,他倒要看看,母妃还想玩什么把戏。

  国师将内力输进苏璃的体内,苏璃靠在他怀中,闭上双眸,两人内力相互交融,彼此升华。

  望月在一旁安静的煮茶,待到茶香四溢,望月将茶斟上,苏璃才睁开眼睛。

  终于身心舒畅,苏璃懒懒的靠着国师宽阔温暖的胸怀,觉得好满足。

  国师垂眸,看着怀里小绵羊一样的小女子,微微抿唇。

  “本座与你说过,清荷宫但凡对你有不善的地方,你皆可反击,不必顾虑本座。”

  苏璃听着微微蹙眉,昂起脸蛋,看着国师,却见国师那双桃花眸此刻寒冰一般,甚至还有一丝恨意闪过。

  这是怎么回事?

  从一开始,苏璃就觉得国师对宸贵妃的感情就很一般,甚至还有一丝冷漠。

  到后来,

  杀掉清荷宫里所有的老人,换上自己的人,苏璃这种感觉越来越甚。

  国师看着她那幅模样,自是知道她猜到了什么,将苏璃搂在怀中,轻语。

  “璃儿,往后你生了孩子,本座必定将你们母子视为已命,绝不会伤害你们一丁点。”

  苏璃怔住,国师这话说的……似乎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般,苏璃坐直身子,轻抚国师的红唇,心疼起来。

  “楚绝影,你不要告诉我,你的腿,是你母妃害的。”

开元棋牌介绍  望月倏地抬眸,端着茶的手悬在空中,国师神情淡漠,伸手接过茶,喂到苏璃的唇边,苏璃喝下,他递过杯盏,望月又给他满上。

  他一口饮下!

  苏璃看着他,心尖都有些泛疼,他不说话,那便说明,事情与她想的是一样的。

  站了起来,苏璃在厅中来回踱步,随后眸光微利。

  “我终于明白,宸贵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我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